金竟之

主瓶邪,不拆逆,其他cp随意,说不定会有黑花花秀胖云二三丧盟沙客瞎客黑苏张蛇各种大乱炖。
欢迎一切形式的约稿👏

常规abo背景偏向于邪A或邪B,偶尔可能掉落非常规邪O,坚决坚决坚决不吃怀孕和生子。吃哨向🌝
身体不好经常消失,更新频率是谜🌚

微博【老朽金竟之】

【沙客】移情 06

前文05在这里

这一章在这里,江子算X张海客!!!

走的是A03

我开个八十码大家没意见吧?先说好,我真的不会开车,奈何这篇已经到这个程度了,我没法拉灯,哎。

反正,除了这篇,我的最后一个开车就给推A了【车不入本,仅做线上番外】


2020-01-20

【瓶邪】我把一个Alpha推倒了 18

17在这里


18

伏在身上的人逐渐走向死亡,吴邪没有任由他的血液浇在自己身上,挣扎着搬开他后看到四周仍是黑影憧憧,却没有人再靠近自己。

吴邪撑地半坐起来,这才发现刚才磕到脑袋的石块正是闷油瓶雕像的基底,他反手摸过去恰好摸在脸上,心中猛然一怔,摸到那把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抠动了扳机。

果然没有枪响。


吴邪醒得很突然,张海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随手抄起身边的东西砸了过去,一阵叮当作响反而让他昏沉的头脑清醒了几分。

张海客听见铃铛的声音,慌忙从屋外冲了进来,一脚踢中吴邪的手腕把他按住:“别乱动,不能碰那些铃铛!”

一旁的张海杏以最快的速度把铃铛堵住,一...

2020-01-19

【瓶邪】我把一个Alpha推倒了 17

16在这里


17

胖子顿时头疼,嘬了嘬牙花子才叹气道:“他娘的,把这事儿给忘了,对不住啊天真,我小时候没认真上过生理课。”

你上过课的事实已经够让人惊讶了好么?吴邪心中吐槽,但老吴家从上到下一水儿的beta,他打小就坚定自己和信息素无关,也就没留意过这些知识,直到此刻——

手电不是登山探险用的专业手电,光线微弱,完全穿不透眼前的黑影憧憧,只能隐约看见廊檐轮廓,光束一闪而过时,雾气好似活过来一般,张牙舞爪地朝吴邪扑过来,裹挟着莫名的凌冽气息和巨大压迫感。

胖子一把扶住吴邪,飞快地朝转角退去,同时朝吴邪之前紧盯的方向开了一枪,这一枪压低了枪口,黑暗处顿时闷哼一声。

几乎是同时,对方...

2020-01-17

抛开出于艺术需求的夸张和渲染以外,我发现很多文对于接吻的描写都充分体现了作者恋爱经验的单薄。。。


【至于我,别问,问就是荤素不忌

2020-01-03

催更的悠着点儿催,填完所有的坑、补完所有的欠债,我就办理退休手续了嗷。


坑是指目前所有未完结的,以及我电脑里存了草稿但是还没发过的,会慢慢填完。

欠债是指之前陆陆续续答应的点梗,虽然一直没发,但我都记得,会陆陆续续补给大家。


然后么,暂时退休。若有大事,再返岗。


【听起来好像没有退休那一天了,毕竟我那么多坑,md

【寒假搞个白菜价本子,瓶邪一个,黑苏一个,大家有意愿吗……没有的话…没有也出,我自己留着看!

2019-12-29

【瓶邪】我把一个alpha推倒了 16

前文15


胖子:五发子弹开四枪,小满哥没把你的数学教好啊?

吴邪:留一颗给自己。

16

五年前。墨脱。

山上天黑得早,大喇嘛却不敢早睡,这段时间庙里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虽然房间很多足够住下,来客们也尽量不去破坏山庙的宁静平和,但大喇嘛依然敏锐地察觉到氛围的紧张和凝滞,早早带着其他喇嘛退到了山庙深处的僻静区域。

有一个叫吴邪的客人来得最早,而且是为了这个喇嘛庙的十年之约而来,只可惜大喇嘛并没有继承每一任的德仁之称,对十年之约的了解也全部来自于许多年前一个突然出现在庙里的年轻人。

吴邪说,那个年轻人叫张起灵,就是他要找的人。

大喇嘛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只是叮嘱小喇嘛注意庙里...

2019-12-27

【瓶邪】我把一个Alpha推倒了 15

前文14


15

吴邪被张起灵搂进怀里时整个人都是懵的,差点跳起来喊胖子“小哥被魂穿了”,但下一秒就被后脑勺感知到的温热安抚了下来,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是张起灵在摸他的脑袋。

吴邪吸了吸鼻子,依然闻不到确切的味道。但鼻尖擦着柔软的棉质布料,隐隐触着衣服下紧实的腹肌,浅淡的信息素无形中渗透进自己的躯体,吴邪想不安都难。

可他也知道,这份安全感不仅仅是信息素能够赋予的。

“我去见了琉璃孙,他不会为难你,”张起灵突然开口,惊得吴邪抬头挑了挑眉,像是知道吴邪心中所想,又补了一句,“也没有为难我。”

他也得敢为难你才行,万一再被你敲一钢管,怕是过两天还得去参加葬礼,吴邪心想着,却没再追问他和...

2019-12-21

【沙客】移情 05

开始吃海客嘿嘿,先更一章这个坑,前文04在这03在这02在这01在这

========================

05

萨沙从来都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不论是对交往的人,还是对活着的自己,萨沙都没有温柔过。自己也就罢了,阿宁在的时候还能关心他两句,阿宁不在了,自然是怎么随心怎么来。而萨沙交往过的人,也都说他的脾气偏于暴躁和冷漠,尤其是在床上。

萨沙也从不理会这些评价,甚至内心还有几分嗤之以鼻,因为那些人皱着眉头谴责完,还不是照样往他身上贴。

但是萨沙看见张海客皱眉的时候,心中莫名一动。

跳微博吧,你们懂得

======================


2019-12-20

可能是因为理工直男思维,网络文学方面一直偏爱历史和悬疑类,完结佳作不多,看完了之后无奈去追连载,进而发现本人严重缺乏耐心,也许是网络文学低信息量(不费脑子)的特点,即使作者一天两更我还是懒得追了……


联想到自己…哇,还能有人催我的月更,这得是多深沉的爱啊……


所以重点是这周之内我一定更新一章《推A》

2019-12-19
1 / 34

© 金竟之 | Powered by LOFTER